Micro Galleries is bringing their street art to South Africa's Cape Town on March 29! Crowdfunding on FringeBacker.



  

NOW財經台「理財有方」訪問FringeBacker和探討群衆集資的潛力。



  

全場參與「如何透過群眾集資將您的理想實現」講座的觀眾,均在AristCafe 的Benson Chiu、Aura 的Stephanie Holland及#FringeBacker等講者上獲益良多。感謝GeneralAssembly 又一次成功主辧!

 




今期a.m. post:專題分析視覺藝術的群眾集資潛力,並深入探討FringeBacker作為一個集資平台以外,如何多方面協助藝術家夢想成真。



  

FringeBacker 的創意群眾集資模式,被Entrepreneur.com定為 “Crowdfunding Developments and Predictions for Asia in 2015” 的高速增長的前景首位。

 



  

今期東周刋專題報導在FringeBacker平台上的「香港武術活態資料庫」項目。中華國術總會創辦人趙式慶講述他對武術的熱情及武術對他人生的影響。

 



  

感謝香港青年協會社會創新中心的邀請,讓FringeBacker與超過50位年青企業家和創業公司分享群眾集資的概念和成功故事。我們很高興見到一群踴躍和熱情的觀眾!

 



  

藝術和文化的月刊 - art plus,講述有關透過FringeBacker來群衆集資,不僅具有集資功能。其獨特的集資方式,更有助於刺激大眾對文化藝術項目的參與和支持!

 



  

恭喜「進念.二十面體」創辦人榮念曾「備忘錄」的演出成功!這藝術將與來自傳統川劇、崑劇與當代劇場的表演藝術家,共同尋找與審視記憶的方式,試圖整理個人歷史與重構集體記憶。FringeBacker邀請了70 位的朋友們欣賞這場藝術表演的,無不給其表現得到啟發和引發聯想!




九七大限,有人移民;政改大限,有人佔中。即將赴美與母妹團聚的八十後關紹烽,面對大限,就選擇重拾畫筆,網上集資開畫展,畫出心中香港。遊走於青馬大橋的自己、相識多年的老友,還有苦撐獨自養大三兄妹的媽媽,「記者用文字,我用插畫,都係一種紀錄。」地鐵厚多士風波,他畫「車廂係大家嘅」;香港建第三條跑道,他畫消失中的中華白海豚。人人嚷著移民,他真的要走,卻萬般不捨,「若可選擇,我希望留下。」他說。

記者 呂麗嬋 攝影 許頌明

尖沙嘴一間法國餐廳,小小廚房,阿烽純熟地將蛋醬塗上熱盤上的牛角包。白天,他在這裡當「學師」;晚上,他努力用畫筆記錄香港;週六日,身為港甲排球隊成員的他,還得做教練。一身兼三職,理大設計系畢業的他,辭工「整餅」,一邊摩打手為排列整齊的麵包塗上蛋醬,一邊說:「陳奕迅嘅歌都有得唱:霎眼27歲,時日無多方不敢偷懶(陀飛輪)。」行年28的阿烽笑著說。

「27歲,係我人生轉捩點。」媽媽在美國工作,他的居留權,最快今年底批出。像個絕症病人,面對留港「大限」,他想起很多舊事,還有未圓的夢,「生日嗰日,我喺自己facebook,畫咗第一幅畫。」那是山頂凌霄閣,簡單的黑白線條,半圓的頂,沒有星光燦爛的夜景,只有他一個人,「有人話似小王子,好多人like。」網絡平台的回應最直接,讚賞聲下他愈畫愈起勁。

中學課本必讀的康樂大廈、與死黨相約黃昏後的尖沙嘴鐘樓;永遠像「巨人」的媽媽、一天到晚短褲人字拖的妹妹。盡是難捨的面孔、熟悉的建築。「喺回顧嘅過程,我問自己,如果喺香港剩番一年時間,有咩嘢想做,但一直無做?」大學畢業六年,夢想做設計師,在理大修讀多媒體設計,六年間三份工作:禮品公司、球衣跟單文員,手繪牆紙展銷。很忙碌,理想卻很遙遠。

面對「大限」,他決心改變。過去不敢想的,他努力想,想著實踐的方法,包括:將自己開畫展的夢想拍成短片,上載到網上集資平台;夢想開放滿自己畫作的主題Cafe,他膽粗粗,應徵在餐廳廚房工作,跟師父學廚,了解實際運作。「我有朋友開Cafe,食物唔得,最後都要關門。」出身基層家庭,沒有人打本做生意、沒有人預備慷莊大道,阿烽習慣瞻前顧後。

爸爸是中港司機,小時候一家五口迫住大角咀百呎唐樓,基層之家,夢想都很實際:上樓住公屋,搵份穩定好工。八歲那年,爸爸在內地包二奶,拖拉數年離婚收場,媽媽獨力照顧三兄妹。「嚟自呢種家庭,一係好乖一係好壞,我無壞,係因為我知道,媽媽通宵做侍應,如果我唔照顧好自己同嗰妹,佢會更加辛苦。」與媽媽感情親蜜,早上返學見到剛回家的疲憊媽媽,他心中默念,一定要好好做人。

「屋企唔富裕,但基本上想要嘅從來不缺。」05年,慈母因緣際到美國工作,帶妹洪郎,沒有怨言,「嗰年剛考入理大,自己申請資助,妹妹細過我八年,佢升中都係我做監護人。」性格獨立,這個非常哥哥,很早已識洗衫煮飯。「以前細個仲會嬲阿爸唔理屋企,依家大咗唔會嘞,連最應該嬲嘅阿媽都放低咗,我點解仲要擁抱住呢種仇恨過生活?」他反問。放過人等於放過自己,長著孩子臉的他說。

「環境永遠有限制,但唔好俾個框框死自己。我去美國,聽得最多嘅係:你都走啦,仲做咁多嚟做咩?但我想話,係人都知一定會死,但無人會知幾時,喺死之前,點解唔做想做嘅嘢?」面對這個不少人羨慕的大限,他說:「去美國只為團聚,我仍然會返嚟,希望喺我成長嘅地方生活,開一間屬於自己嘅餐廳。」摩打手將蛋醬塗上熱盤上的牛角包的阿烽說。


群眾集資試牛刀

夢想七彩繽紛,但實踐夢想的路途,卻漫漫。沒有「家底」又沒有多少積蓄的關紹烽,就透過網上集資平台,完成開畫展的夢想,「寫好份計畫書放上網,最初諗住集資2萬蚊,結果籌咗$28,600。捐錢嘅,有我嘅朋友,也有唔識嘅人,最神奇係有來自法國同馬來西亞嘅網民,願意出錢支持。」作品有人認同,阿烽喜上眉梢,但往後的路,包括建立的品牌市場是否受落,仍需努力摸塑。

繞過傳統投資方式的群眾集資風潮,近年由美國吹到香港,於2012年成立、名為Fringe Backer的集資平台,是其中之一。過去難以找到投資者、不求回報的小項目,統統在這裡找到「小試牛刀」的機會。如以阿烽為例,他就利用這筆起動資金,建立自己的品牌,又舉辦插畫展,「最初只喺書局等小場地,後來麗星郵輪主動接洽,破天荒喺船上搞展覽,作為週六、日嘅親子活動。」

事實上,自網絡平台普及,來自五湖四海的網民,除了取得話語權,這類集資平台,也發揮了實際的影響力。港隊馬術運動員賴楨敏,過去就透過網絡平台籌得48萬元,用以訓練和運送馬匹參賽;英國無伴奏合唱樂隊All The King's Men,就集資了近10萬元旅費來港演出;而用iPhone拍成的微電影《間諜故事》則得到8.5萬元拍攝資金,實現理想。

LITTLE SOMEONE